app下载

期刊

家庭生活

婚姻情感

百姓生活2015年2月第2期

家政女工的梦想舞台


口 张小叶

  地丁花剧社,是一个面向北京家政女工们的周末戏剧工作坊。有的家政女工是剧社新成员,还没有上台演出的机会。排练时,她们默默地站在边上看,舞台上正在演绎的,是一个上了年纪的挑剔雇主对家政大姐“横竖不满意”的故事。她们看着看着就潸然泪下:那就是我的故事。

  随着城市化进程的加速,大批农村妇女进城务工,一支日益庞大的家政女工群体正在形成。全国有2000万名家政女工,面临着物质生活之外更为严肃的问题,即精神生活和文化生活的匮乏。这样一个在主流话语中从来都沉默的群体,也渴望能在目眩迷离的大都市中找准定位,获得表达的自信和能力。如今,像地丁花剧社这样的女工社团,就为她们提供了一个认识自我、表达自我的舞台。


  在地丁花剧社,家政女工排练演出的剧目,演绎的是她们这个从农村进城务工的弱势群体,在舞台下真实的工作和生活故事。(农家女网)

“地丁花”的梦想

  56岁的家政女工史文艳的老家,在辽宁省丹东市宽甸县的一个小山村。到2004年8月,她来北京做家政工已经4个月了。每天晚上,史文艳就坐在灯下,在铜版纸宣传单的背面上磕磕绊绊地倾诉。这100多天来,值得记下的快乐时光并不多,“又苦又累,身心疲惫,家人不理解,雇主也挑剔”。除了每周六,“那是我最快乐最放松的一天。一大早,我迫不及待地做完了早饭,打扫好卫生,穿好衣、戴好帽,奔向地丁花剧社”。

  史文艳在雇主家最大的烦恼是“吃不饱”。她服侍的一对老夫妻上了年纪,每天的主食几乎都是煮得稀烂的粥,偶尔才会下个面条换花样,菜也几乎是全素的。“吃了几个月,脸都要发绿了。”史文艳说。她总是怀念东北老家的炒菜,急火快炒,端上桌时菜里泛着一层油光。但在雇主家,老太太却要求她在炒菜时兑上水,这样菜就能煮得烂点儿,便于消化。史文艳完全吃不惯。  

  除了一日三餐,史文艳还得服侍老人家的生活,为他们洗澡、穿衣,甚至擦屁股。最初,这种“繁重又没有尊严”的家务活一下子击垮了她。她在日记里质疑起自己来北京的举动是否有意义:“我是来这里寻找梦想的,却在干着这种苦活累活。”

  已经56岁的史文艳的梦想是唱歌,“站在很大很大的舞台上,就像星光大道那样”。她给星光大道的节目组写过信,打过电话。最接近梦想的那一回,她收到了节目组的面试通知——史文艳在评委面前清唱了一首《青春圆舞曲》,又和门口大海报上的毕福剑合了个影。离开时她恋恋不舍,一步一回头,因为“心里知道没下次了”。

  星光大道这样的舞台,暂时还不属于史文艳。在北京这个大城市里,她也一直没能找到属于自己的舞台。每天下午,老太太拄着拐杖出去遛弯,史文艳就推着老头在小区里晒太阳。有时推到了一个空旷地方,她把轮椅停好,走到老头面前鞠个躬说:“我给您唱首歌吧。”然后就对着这唯一的观众,放声唱了起来。老头的神智已经不太清楚了,总是看着她笑呵呵的,史文艳心里也会有点高兴:“也算是找到了一个人的舞台吧。”

  今年25岁的甘肃女孩张国燕也有梦想——读书。16岁那年,张国燕进城当家政工,来北京打工之前不久,她刚刚参加完中考,分都没查,就背着行囊进城了。张国燕说,自己不查分,是因为怕堵心:“从小到大,学校里能拿的奖我全拿遍了,中考考分都不用查,就知道肯定能上县一中。可是家里又供不起,只能放弃。既然决定放弃,还去查什么分?”

  在第一份工作中,张国燕睡在雇主的书房里。征得男主人的同意,她深夜干完活,就会从书橱里找本书来看。这时候,张国燕感觉这个世界仿佛只剩下她一个人,“我就像是大城市里一粒特别渺小的尘埃,没有人会注意,也没有人会关心尘埃在想什么”。

  家政女工的失落感和迷失感,不仅不为这个城市的主流人群所关注,在大部分时候,甚至也不被她们自己察觉。北京农家女文化发展中心的工作人员韩会敏说:“家政女工总是被人们忽视,似乎连她们自己都觉得,这样一份伺候人的工作并不体面。有许多家政女工,在北京生活多年,却从来没有跟家里人说过自己的工作是什么。”

  地丁花剧社正是在这样一个背景下应运而生。它由北京农家女文化发展中心的下属机构——“打工妹之家”牵头组建,前身是家政女工文艺表演队,于2011年10月正式更名为地丁花剧社,社名来自家政女工刘鲜华的一首诗《地丁花》。在这首诗中,刘艳华把家政女工比喻为这种开在路边的小花:“自强不息,傲寒凌风,开在路边,开在石缝,开在荒野,开在春天。”

  2012年1月1日,地丁花剧社在北京东城社区活动中心举行了首次公演,主题是“我的劳动、尊严与梦想”,故事取材于家政女工自己的经历:一个女工照顾患有产后抑郁症的女主人,却遭百般挑剔,最后被半夜赶出了门。在公演之前,剧社一共排演了8次,变化已经开始发生,在一遍遍讨论、提炼故事情节的过程中,女工们变得更加自信而大胆。“许多压抑着的情绪开始被感知、被释放,她们开始学着向外界表达自己的需求,要求得到理解和尊重。”韩会敏说。

自卑胆怯的群体在这里抬起头


地丁花剧社的家政女工在排练剧目(农家女网)

  
地丁花剧社海报

  与地丁花剧社性质相似的,还有北京富平学校组建的家政女工艺术团。

  北京富平学校管理人员史园园告诉记者,上世纪末,他们考察中国农村时,注意到了一个现象:“在农村,妇女自主选择的余地很小,女儿延续着母亲的生活,经历着循环往复的、不平等的命运。”他们认为,摆脱这种命运的方法之一,就是推动农村妇女向城市流动。

  “然而,农村妇女进城务工,并非一劳永逸地解决问题。她们部分地摆脱了前一种命运,却又面临着新的困境。比如劳动权益得不到保障,工作性质得不到尊重,文化需求得不到满足等等。”史园园说。

  家政女工艺术团,正是进城务工妇女庞大支持系统中的一项分支。艺术,在这里被寄予了一种改变群体命运的期望。中国社会科学院新闻与传播研究所教授卜卫说:“对最贫困的人来说,他们面临的不仅是经济上的穷困,也是精神上的贫乏。这会让他们变得特别的无助,这时候你会发现艺术比其他方式更有用。”

  剧团最大的成效,是改变了家政女工们的精神状态。“因为工作性质,许多家政工大姐最初都不能自如地与外界交流。在他人看来,这个群体是自卑、胆怯和内向的。许多家政女工24小时与雇主在一起,同吃同住,精神上几乎没有放松的时候。”史园园说。在艺术团里,从声音和肢体训练开始,慢慢地,家政女工们的头抬高了,胸膛挺起来了,声音也响亮了,脸上多了笑容。

  艺术还带来了意想不到的成效,在呼吁平等、尊重和理解的同时,家政女工也开始思考,自己应该对外展现出一个什么样的形象。她们的努力,也使自己的命运在现实中发生了真正的改变。

  艺术团还未成立的时候,每到周六休假日,张国燕便来到家政公司的门店,和其他家政工一起聊天。“每个人都滔滔不绝,把憋了一周的话都说出来。你说你的,我说我的,没有重点,也没有目的,只是想找个人说话罢了。”张国燕说,但聊天的主题却很单一:工作枯燥、身体疲劳、雇主挑剔、工资不高。

  这种交流往往带来了消极的结果,休息了一天回去,家政工大姐们的心情反而更不好。而艺术团可以为女工们提供一种学习进取的氛围,她们开始寻求塑造一个美好的自身形象,并在这个过程中学会了反思和沟通。

  在艺术团汇演时,常有雇主们被请到现场观摩。当化着妆、身穿演出服、面貌焕然一新的家政工们出场时,雇主们看到了家中阿姨的另一面,“不再是木讷、不善言辞、低头干活的形象,而是乐观、昂扬、充满自信的”。这样的形象,使人们心中长期抱有的偏见出现了松动,也向着实现真正的平等迈出了第一步。


地丁花剧社部分家政女工演员的合影(农家女网)

舞台上再现的是家政女工的真实生存状态

   16岁那年来到北京时,张国燕仿佛一夜长大。在大城市中奋斗的艰辛使她越来越独立,也让她产生了无家可归的漂泊感。从农村女孩到城市家政工,在身份认同转变的过程中,张国燕的生活习惯、节奏、观念和需求都在发生改变,她说:“我在雇主家永远是个外人,每年回家的时候,也觉得自己是个外人。刚来北京的时候,我每晚都做梦,梦见客户不要我了,爸妈也不要我了,留我在黑暗中孤身一人。”

  留不下的城市,回不去的故乡,这是进城务工者永恒的话题。身为女性,家政女工们还肩负着特殊的压力。她们只身进城,照顾雇主的子女、老人,自己的亲人却成了留守儿童和孤老——这种现状使身为母亲、妻子和女儿的她们,承受了更多的心灵煎熬和痛苦。

  在地丁花剧社,家政大姐们就通过一出剧目反映了这种心情。扮演雇主的杨槐尖着嗓子,要求扮演家政工的蒋秀华为她穿衣、倒尿,推着轮椅带她在小区遛弯。途中,家政工提出要上厕所,回来却发现雇主不见了。扮演家政工的蒋秀华在舞台上奔跑、哭泣,一遍遍地询问观众:“我大妈呢?”最后,她回到家,一眼看到了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的雇主,对方轻描淡写地解释说:“你还没回来的时候,我就想回家了,所以让邻居把我推回来了。”

  像大部分家政女工那样,舞台上,蒋秀华的处理是把满腔的泪水咽了下去。她缓步向前走,面向观众,带着哽咽的声音说:“我还要不要留在大妈家呢?我要给女儿筹学费,我只能留在这里。可我好想女儿,好想回家啊……”全剧在蒋秀华的独白中结束。

  那一天,美国杜克大学戏剧系副教授杰·伯德应邀前来指导。他指出,杨槐扮演雇主时,着力点并不应该在于她的“坏”,“那个角色上了年纪、下身瘫痪,出行要靠人来帮助,这样的生活境遇,事实上比家政工更可怜”。他引导女工大姐们从更高的层面去审视这一场悲剧:“悲剧的意义,不在于坏人行恶、好人受辱,而是在于,它揭示出了两个不同阶层的普通人,因为缺乏沟通和理解彼此伤害”。

  杰·伯德说话时,家政女工们围在他的身边,一边认真聆听,一边在纸上做笔记。在剧社这样一个小小的公共空间中,如史文艳所说,“找到了一种家的感觉”。在“家”中,她们不再有漂泊感,可以放松、自由地讨论,并通过这个小小的舞台,在大城市里真正找到自己的定位和家园。

期刊简介关注该品牌

       《百姓生活》(原名《百姓生活园》)是经国家新闻出版总署批准,由金盾出版社主办的综合类生活杂志。(国内统一刊号CN11-5545/Z,邮发代号2-885)。本刊在更名的同时进行改版,推出新栏目,打造新亮点,形成新特色,力求把杂志办成城乡读者喜欢,男女老少读者皆宜的刊物。

过往期刊更多过刊..

百姓生活百姓生活
2017年4月第4期
百姓生活百姓生活
2017年3月第3期
百姓生活百姓生活
2017年2月第2期
百姓生活百姓生活
2017年1月第1期
百姓生活百姓生活
2016年12月第12期
百姓生活百姓生活
2016年11月第11期
百姓生活百姓生活
2016年10月第10期

阅读排行TOP10

品牌推荐

婚姻与家庭(下)2016年9月第9期婚姻与家庭(下)
2016年9月第9期
爱你·心灵读本2017年5月第5期爱你·心灵读本
2017年5月第5期
婚姻与家庭(上)2016年9月第9期婚姻与家庭(上)
2016年9月第9期
科学新生活 2014年10月第39期科学新生活
2014年10月第39期
橄榄婚尚画报 2016年2月第1期橄榄婚尚画报
2016年2月第1期
女报·Seaside2016年1月第1期女报·Seaside
2016年1月第1期
logo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诚聘英才 | 网站地图
@2015 183read.com 版权所有
京ICP备 09035864号-2 公安机关备案编号:11010502001472

logo 中邮阅读网由中国邮政主办。中邮阅读网凭借中国邮政报刊发行网络、发行资源和品牌优势,在传统报刊发行基础上,运用互联网数字传播技术, 为广大读者提供内容丰富的电子期刊、电子图书及有声书城等在线阅读产品。这是中国邮政适应时代发展趋势,推动出版数字发行,满足日益增长的网络文化需求的新举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