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期刊

新闻人物

时事新闻

壹读2014年11月第18期

中国姓名:不重名的战争


从孔子到体操冠军,中国人取名字从来都不是件容易事。

文 | 秦筱 王璞图 | CFP 制图 | 偲让多吉

  中国女子体操一姐姚金男终于不再嚷嚷着改名字了。不久前结束的世界体操锦标赛上,她以一枚女子高低杠金牌首次加冕世界冠军,打破了“名字魔咒”:实力不俗的她在夺金路上总是磕磕绊绊,教练和家人把原因归结为“姚金男”三个字,“要金难”嘛。

  不过,历史上一些“起错名字”的家伙们就没这么走运了。清末民初风行的《清稗类钞》一书记载,晚清进士王国钧,在殿试中名列前十,按理说应该前途无量,却被扔到了陕西一个小县城当“教育局局长”,一当就是20年。原来是他的名字与“亡国军”谐音,触痛了慈禧太后的心事。

  另一名举子王寿朋却因名得福。他进京赶考的那一年正值慈禧太后70大寿 是的,又是她。老佛爷在科考名单中看到这名字,“我王长寿无朋”啊,吉兆!于是,这位本来排在榜单后面的年轻人莫名其妙地当上了状元。

  事虽荒谬,个中逻辑却不无道理。自古以来,中国人便在名字上寄予了太多期望和祝愿,“姚金男”和“王国钧”亦然。这些期望和祝愿不仅来自赐予你生命的父母,也包含着家族延续的密码,甚至深深打上了国家和时代的烙印。

起名一直是个时尚问题

  名字至少可以用来回答两个哲学问题:你是谁?你希望自己是个怎样的人?

  好吧,确切地说“给你起名字的人希望你是个怎样的人”。关于美好生活的各种想象 “福禄寿喜”、“金银珠宝”、“平安健康”、“美丽英俊”,还有渗透着传统道德的男性“仁义礼智信”、女性“贤惠淑仪贞”,长久以来都是人名中的常用字。

  不过,在不同的时代,人们理想的美好生活并不完全相同。最明显的例子莫过于,在你的叔伯辈中,总能找到几个名叫“解放”、“建国”或“援朝”的人。他们大都出生于上世纪50年代,这种社会巨变不可避免地体现在一代人的名字中。

  你甚至可以根据一个人的名字判断出他/她的年龄:新中国成立初期的“解放”、“建国”最为多见;“援朝”、“卫国”联系着不久后的抗美援朝战争;“跃进”、“超英”记述了“大跃进”时期的全民期许;“卫兵”、“卫红”是文化大革命时期特有的标签;“振兴”、“文明”则是文革后的常见名。在1984年全国首次人名统计里,“英”、“明”、“国”都是榜上有名的常见字。

  比他们再年长数十岁的是“振国”、“振华”、“兴中”、“兴汉”们,他们身处近代中国最内忧外患的时间点之一。

  但真正让“福荣”、“忠信”、“淑贞”这类名字失去市场的,与其说是国家命运,不如说是个人思想的颠覆。当时,西方的民主、科学思潮刚刚涌入中国,旧体制和旧道德观日益受到挑战,有识之士的起名风向也由东渐西。严复翻译了《天演论》之后,“天择”、“竞生”等名字层出不穷,包括胡适的“适”字,都取自书中“物竞天择,适者生存”之意。

  知识分子们更纷纷改名或起笔名以明志。比如著名作家周立波,原名叫周绍仪,后借用英语liberation(解放)的音译而改叫“立波”;梁启超则曾化名“宪民”、“新民子”来发表宣传宪政的文章;诗人柳亚子则称自己为“亚卢”,意思是“亚洲的卢梭”。


五有六不、长幼尊卑、阴阳五行、生辰八字……各色字辈下的姓名争夺战,让起名成了一门生意。


姚金男的教练认为改名不是迷信:“有些方式可能从外界看有些迷信,实际上从科学角度来说是心理上的一个问题。”

“伯”字辈、“之”字辈、“僧”字辈之间的姓名争夺战

  其实,早在几千年前,人名就开始成为时代风尚的记录者了。

  春秋时代人们的名字看上去相当随意。就拿孔圣人来说吧,他出生的时候,其父一看儿子头顶凹下去一块,就给他取名叫“丘”;等到他自己的儿子出世时,恰好鲁昭公赐来一条鲤鱼,于是儿子就得名“鲤”。

  不过这可不是瞎胡闹,据《左传》记载,当时的“取名大师”鲁国大夫申 曾提出取名选字的“五原则”:有信,有义,有象,有假,有类。孔子名“丘”就是按“以类命为象”的原则所取,儿子名“鲤”则是“取于物为假”。

  比“五原则”更重要的是“六不”:不以国,不以官,不以山川,不以隐疾,不以畜牲,不以器币。其中“不以国,不以官”奠定了中国封建时代延续了上千年的姓名避讳制度。

  到了汉代,人们终于开始重视名字的内涵。这一时期尊老风气十分盛行,一家几兄弟的名字中,常用“伯、仲、叔、季”来区分长幼,还在这个基础上发展出了元、长、次、幼、少、公、翁等代表次序的字。

  于是,在这个阶段,“伯”、“叔”字辈吃香。

  到了魏晋南北朝时期,“之”字辈突然走红。

  一个原本没什么意义的虚字“之”异军突起,成为起名热门选项。最极端的就是书圣王羲之了,他祖孙四代六个男人都叫“王×之”,整个家族中带“之”字的人名达30多个。

  原来,这是一种宗教暗语。魏晋南北朝“五斗米教”盛行,如何辨别出入教者,知道对方与自己同道?秘密就在一个“之”字。父子、祖孙、兄弟同入米教,都叫“之”就不足为奇了。后来“五斗米道”首领之一孙恩作乱,许多名中“之”字辈都受到了牵连。

  同时走红的还有“僧”字辈。在民间传播开来的还有佛教,“僧”字仅次于“之”成为人名中最常见的字之一,就是最佳证据。而且随着佛教的发展,直到半个世纪后的唐宋年间,“僧”仍在人名中占有一席之地,“佛、尼、寺、慧、颖、悟、觉、善”等佛教字眼也越来越受欢迎。

  不过在宋代,引领社会风潮的还是理学。它直接推动了起名法的发展:“生辰八字”与“阴阳五行”成了起名时的重要考虑因素。朱熹一家就是用五行学说来命名的。他的父亲朱松,五行属木;朱熹的“熹”本意为“烤”,下面四点是火而非水;他的儿子名“在”,是土字旁。一家三代,木生火、火生土,次序井然,生生不息。

  总之,都有说法。简单理解,这就是“伯”字辈、“之”字辈、“僧”字辈之间的姓名争夺战,最终在宋代,被八字起名统一了中国。



宋代之后名字才靠“谱”

  然而,宋代的最大贡献还在于“字辈取名制”的开始流行。中国谱系最完整的孔氏族谱,就是从北宋元丰年间开始编修的。

  一个家族会为自己未来的开枝散叶做好充分准备,包括子孙后代每一辈的名字,其文字体现就是“族谱”。一般的族谱会经历三十年一小修、六十年一大修,确定谱名和顺序,谱名可以是一首诗,也可以是家族老人认为压韵的话。

  到了明代,字辈取名制已经广为使用,朱元璋就给自己的儿子各20字的辈份,太子一支是“允文遵祖训,钦武大君胜,顺道宜逢吉,师良善用晟”,明惠帝朱允炆名中的“允”字就出于此。

  这种按照血缘关系串起所有祖先后辈的起名制度,进一步加深了中国人的家族观念 之所以说“进一步”,是因为它其实早就蕴含在中国人的命名哲学里:相比西方人名在前、姓在后的顺序,中国人自古以来就把代表家族或集体的姓置于代表自己的名之前,这与传统文化中崇尚共性、注重群体的价值观息息相关。

  上溯至更早的上古时代,过着牧猎佃渔的集体生活的人们甚至根本没有姓名,直到氏族公有制解体,进入人人拥有私产的农业时代,“我”才从“我们”中脱离出来,用以区分个人的姓名才有了产生的必要。

  而在古代社会早期,平民和奴隶是没有姓、只有名的,只有贵族才有姓,所以最早的“百姓”一词其实是指“百官”。相反,在后来的很长一段时间内,女性只有姓而没有名,一般情况下只按出生排行领一个数字,再在后面加上“娘”、“姐”、“妹”等称呼,杜十娘、尤二姐,甚至在战场上骁勇不亚于男人的杨八妹都是典型。这些事实足以说明,姓名是一种社会权力的象征。

为什么会有1.8万个“刘翔”

  事实上,权力 尤其是政治权力,在很大程度上左右着中国人的名字。

  历史上关于姓名的立法可以追溯到秦朝,当时规定所有山川河流、百姓的姓名都不能与皇帝的姓名重合。

  值得一提的是,族谱也诞生于秦朝,为的是用双字名消除同名同姓的现象,只是应用并不普遍。到了东汉,王莽篡权后为强调自己的革新性,要求百姓全部使用单字名 君不见《三国演义》中,几乎所有人物的姓后面都只跟了一个字。

  这条政令的影响一直延续至唐朝,在唐代的21位帝王中,除了太宗李世民、玄宗李隆基,另外19人均为单字名。到了宋朝,在族谱被人们重视之后,双字名的数量才渐渐增多。一个有趣的对比是,明清两朝的28位皇帝中,只有明成祖朱棣是单字名。

  名字字数的摇摆在当代也给管理者造成了困扰。改革开放之后,一方面人们对带有政治意义的名字没了兴趣,另一方面,城市化的发展使得大量农村人口流入城市,传统的大家庭瓦解成了一个个小家庭,人们的宗族观念逐渐淡薄,再加上计划生育政策的施行,族谱几无用武之地,于是,简单好记的单字名重又成为了社会主流。

  于是,秦朝统治者遇到的重名问题再次上演。虽说历史上见于记载的姓氏有2万多个,但今天仍在使用的只有三四千个,而张、王、李、赵、陈、杨、吴、刘、黄、周这十个常见姓氏就占了人口的40%,重名在所难免,比如在全国公民身份证号码查询服务中心的数据库里,就有1.8万个“刘翔”。

  户籍管理、上学就业的麻烦还算小事,如果一个好人一不留神和犯罪嫌疑人重名,还得被“通缉”。42岁的黄元金就遭遇了这样的情况,他从2003年开始就被“通缉”,曾经两天内在莆田和福州被派出所连续抓了两次。

  为了避免不重名,一些人转向了用冷僻字、废弃字起名。这下麻烦又来了,除了公安部有一套专门的冷僻字数据库可以登录户政信息,到了非公安户政部门的系统中就没辙了,有时连银行卡、社保卡甚至学生证都办不了。

  为此,2007年公安部起草了我国首部姓名登记单行法规 《姓名登记条例(初稿)》,规定姓名中已简化的繁体字、已淘汰的异体字、自造字、外国文字、汉语拼音字母、阿拉伯数字、符号、其他超出规范的汉字和少数民族文字范围以外的字样,统统不能出现。

  不过,条例自下发到各地公安机关征求意见起就再无下文。而现实情况是,越来越多的生僻字正出现在姓名中。

  在南京的三所名牌小学中,每个班都至少有四五名学生的名字中有生僻字。杲、焮、祾、曌、翀、翾……让老师们很头疼。他们纷纷表示,开学前的第一项任务不是备课,而是查字典,以免在学生们面前露怯。


数据来源:全国公民身份证号码查询服务中心

期刊简介关注该品牌

       壹读传媒主打“轻幽默有兴趣”,旗下产品包括《壹读iRead》杂志,壹读视频,壹读音频等,壹读传媒立志于为信息产品消费者,带来最佳消费体验。 《壹读iRead》杂志,2012年8月6日正式创刊,是一本新闻生活类杂志,林楚方先生担任壹读传媒出品人兼主编。双周一出版,全国发行,零售价12元。

过往期刊更多过刊..

壹读壹读
2014年12月第19期
壹读壹读
2014年11月第18期
壹读壹读
2014年10月第17期
壹读壹读
2014年9月第16期
壹读壹读
2014年8月第15期
壹读壹读
2014年8月第14期
壹读壹读
2014年7月第13期

阅读排行TOP10

品牌推荐

中国民族2017年8月第8期中国民族
2017年8月第8期
领导决策信息2017年8月第34期领导决策信息
2017年8月第34期
法制与新闻2017年8月第8期法制与新闻
2017年8月第8期
决策2012年12月第6期决策
2012年12月第6期
壹读2015年1月第1期壹读
2015年1月第1期
博客天下 2017年8月第15期博客天下
2017年8月第15期
logo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诚聘英才 | 网站地图
@2015 183read.com 版权所有
京ICP备 09035864号-2 公安机关备案编号:11010502001472

logo 中邮阅读网由中国邮政主办。中邮阅读网凭借中国邮政报刊发行网络、发行资源和品牌优势,在传统报刊发行基础上,运用互联网数字传播技术, 为广大读者提供内容丰富的电子期刊、电子图书及有声书城等在线阅读产品。这是中国邮政适应时代发展趋势,推动出版数字发行,满足日益增长的网络文化需求的新举措。